窗外,阳光柔软,微风轻掠,然,看似繁花似锦杨柳吐芽的春捎带着乍暖还寒的冷意。 室内,灯亮气暖,绿植林立,而,貌似廉洁肃穆整齐有序的静涌动着悄无声息的浮气。 年年月月,日日天天,我们在这里,洋溢着最灿烂…
从年前撂笔的蛰伏,到现在一个冬天已经过去,经历了农历新年的欢天喜地,一切又回归平静,到今天,正月都早已出去了,留了一个多月的头发哪天也该剪落了。 如果这个时节非要写点什么,那肯定会是春了,一年的开始,…
某一天,忽然忘了自己是谁,躺在床上,回想刚才说过的话,我感觉那不是我,再想想自己最近做的事,也不是我,我是谁?我哪去了?这种困惑最近一直折磨着我,我想起了一些人,我感觉,有的时候一个人离开了另一个人,…
今天忙活了一天,主要忙活孩子,给孩子整吃的喝的,略微收拾一下卫生。昨晚整了一只鸡,一直吃到今晚还没有吃完,鱼呀肉的猛灌,额外弄了点青菜,苦菊、小青葱、素炒了一个竹笋。跑银行给班主任打款,最后一次交学费…
朦胧中,被窗外一阵鸟鸣唤醒了。这大概是一只刚学会歌唱的雏鸟,起初几声断断续续,带着一丝胆怯。随即清脆而圆润的叫声连绵而来,一声比一声高,一声比一声脆,一声比一声动听。让人想起“大珠小珠落玉…
沉沉的夜,圆圆的月。一切的记忆都被月光照耀得万般洗练,所有的往事都被月光淘洗得分外明显:花开时候的娇艳,花落之际的决绝,都在刹那间如同月上树梢头一般浮上了我心头。 花依然在飘。是啊,既然到了飘零的季节…
离开校园,他在彭城这座轰轰烈烈发展的城市栖息了三个年头,三个年头称不上诗意的栖居,但活得惬意、舒适,没有大起大落。多年来,他遵循生活的规律,上班,读书,写作,总是以一个农民儿子的诚恳和辛勤迎接生命中的…
从元月一号到现在,我一直没有认真的学习过,虽然过得很轻松也有点愉快,可是却没有踏实感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很多时候我是在回避问题,其实我知道这样不好,并且我也讨厌自己这样。当时来湖大之前和刚来湖大的日子…
“你猜我在哪里?”QQ跳动着你的头像。 “还不是在资本大帝国,做你的老板娘阔梦”我回了调皮的笑容,边调侃着。 你说你在国内,让我一愣,你随即拨通了我的手…
提示语:游牧文明跟农耕文明给人的情愫是有很大的区别,应为有过读许多关于草原游牧的文字,所以便对草原,雪山,林海情有独钟,充满向往之情。 七月的草原开满了淡黄色的小野花,一簇簇的,一团团的。那种美让人有…
春天又来了,暖暖的春风吹拂着大地,让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大地慢慢地苏醒过来,同时又慢慢的换上了绿装。回想起在儿时每到这个时节里,孩子们总是兴奋不已,特别是刚换下厚重的棉衣棉裤棉鞋时,浑身上下有一种有不出的…
距离我上一次点开Word记录心情的时间,久得连云备份都记不清楚了。 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,我时常拿出镜子问自己,会不会有一天,我也会失去双眼里这清冽的光,就像我见过的那许许多多的成年人一样。然后,镜子里…
某年夏天周末,在猫猫洞水库边上的山庄去休闲就餐,我看到了一次令我终身难忘的黑蚁大搬迁。 下午四点五十分,太阳虽偏西,热气未散。我穿着短祥从游泳池出来,见到离池子十米左右远的球场边泥缝里,有十来只蚂蚁围…
也许你看到这个题目会很疑惑,但是这样才能吸引你继续看下去,我开通这个博客本就是为了记录我和你之间的感情变化,从第一次分手到现在,我对我们之间的记录并不多,不是因为我没感觉,而是不知如何下手,一般我都是…
凤凰琴——现在大概已经看不到这种乐器了。但它曾经风靡一时,最风光的时候是在文革的初期,小镇上有一阵几乎有点普及的意思了。从后街路过,不少人家都在演奏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它就像厦…
岁月,它就像是滚滚江水般的流淌不息。那个冬天,已隆重地退出了舞台,春回大地之际,处处盎然青葱。春天,是心花怒放的季节,所有的生命在一夜之间竞相争放;春天,是梦想起航的季节,唯有我坚持着,未来才会充满斗…
我厌恶酒这种怪物,十分,甚至连同嗜酒的生命! 我的身边,没有嗜酒成性的人,多是滴酒不沾。父亲也只是时而兴起才会啜一小口,尚不及杯中的十分之一。我也是避之不及,一概啤酒,白酒,红酒。我怕是没有这般个性的…
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冰雪已经消融,草木开始返青,万紫千红正在蓓蕾,可爱的燕子,也飞在回北方的归途中,我们期待的又一个春天,就这样如期而至了。 春意盎然,春天是一…
有些爱是不被祝福的,但是她却真实存在! 他走了,我想要开始新的恋情,但是心却有一种很无力的很无奈的痛! 而这一种痛,却只能痛到底,痛到底,他知道吗,也许他这一生永远也不会知道!而我只能等待时间洗净冲淡…
斑驳的外衣,耿直的枝干,支撑着日复一日从容的岁月!街角,那棵嶙峋的树,记载着太多的悲欢离合,收容着所有幸与不幸的故事…… 每次经过,无论是匆忙,还是悠闲,我们都会以默契的方…